新聞中心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新聞中心詳情

國資委:全國勞模陳曉兵:以初心踐匠心 澆好每一方核電混凝土

時間: 2020-12-22 來源: 作者:

盛夏凌晨5:00的深圳南澳島,一輪朝陽躍出海面,金色柔光灑滿嶺澳核電站的巍峨核島,氤氳出一幅靜謐祥和的優美畫卷。時光流轉,23年前,這里還是一片荒蕪,只有稀稀疏疏的叢林和隨風搖曳的雜草。

也就是那時候,一個普通的年輕人來到這里,懷著一腔熱血,帶著滿身的熱情,邁出了核電建設生涯的第一步,他就是中核華興一線混凝土職工陳曉兵。

嶺澳核電站是他和核電的“初見”。23年來,他沿著祖國的海岸線一路前行;江蘇田灣,廣東陽江、臺山,廣西防城港,福建霞浦,山東國核示范,他和千千萬萬建設者一起,把佇立在祖國海岸線上的一座座巍峨核島串聯成了一條美麗的弧線。這道弧線見證了陳曉兵從一名混凝土工人到主工長再到區域經理、從普通職工到核電混凝土專家再到“全國勞動模范”的蛻變成長,也見證了中國核電從起步到發展,再到今天成為一張走向海外的大國名片的不凡征程。

一個故事 改變一生

1985年,陳曉兵還在上高中,恰逢中核華興在如東招工,為了減輕家里的負擔,他選擇背井離鄉,從江蘇如東來到揚州,成了中核華興建筑工地上的一名混凝土工。

一個月下來,陳曉兵瘦了一大圈,太陽也褪去了他臉上的稚嫩,把他的臉頰曬得黝黑。在那些老師傅們眼中,像陳曉兵這樣的年輕人是最吃不了苦的,干兩個月就回去了,他們經常開玩笑地說:“你現在這個樣子回去,沒準你爸媽都不認識你咧。”

這些老師傅的話并沒有錯,三個月后,同陳曉兵一起來的同村人就回如東了,只有陳曉兵留了下來。當時,混凝土班長趙德元見眼前這個黑瘦的小伙子踏實肯干,愿意學,又能吃苦,便對他悉心教導。漸漸地,背井離鄉的寂寞和渾身的疲憊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對工作的熱情,對工作成果的自豪。那時候,陳曉兵每天只有一個目標,就是“把混凝土澆好”。因為肯鉆研、能吃苦,陳曉兵負責的區域,混凝土質量沒有出現任何問題,陳曉兵實現了當初給自己定下的目標,同時也升任了混凝土班長。

1997年夏季,陳曉兵被抽調參加廣東嶺澳核電站建設。剛到核電沒幾天,他偶然間聽到這樣一個故事:大亞灣核電站建設時,一位姓王的老工人在混凝土里發現了一根1米多長的橡膠管,異物會影響混凝土質量。情急之下,王師傅不顧被燒傷的危險,縱身跳進了一米多深的混凝土中,把橡膠管撈了上來。31歲的陳曉兵被這個故事感動得熱淚盈眶。

從那時起,他開始全面地學習和鉆研核電混凝土施工知識和技能,積極參與班組交底,查閱資料方案自學,主動向老師傅請教。陳曉兵的抽屜里常年都放著一摞筆記本,上面記著每天自己學到的知識,空閑的時候,他總會拿出來看看,筆記本的第一頁已經磨損了不少,這些年陳曉兵一直將它們帶在身邊,多少次工作轉場都沒舍得丟。

時間從不會辜負追夢人,一門心思撲在工作上的陳曉兵快速成長起來,成為了一名腦中有干貨、手上有技能、熟悉作業全流程的優秀混凝土班長。

一輩子只做一件事

熟悉陳曉兵的人都說“這個人工作較真,愛思考愛琢磨”。

田灣3號機組設備閘門貫穿件就位前夕,陳曉兵負責的工作還沒開始,他就早早地出現在施工現場了。他一面拿著圖紙,一面皺著眉頭,一會兒盯著圖紙上的鋼筋看,一會兒又去查看施工現場的布置。

鋼結構隊吊裝指揮李家平看到陳曉兵,開玩笑地說道:“陳工,你這是要轉行去搞吊裝啦。”

陳曉兵放下圖紙,眉頭卻還沒有舒展開,他說:“我看圖紙上這個貫穿件周圍的鋼筋這么密,形狀和走向都不一致,我得琢磨琢磨澆筑時怎么把振搗棒給弄進去。”

“這貫穿件還沒開始吊,鋼筋也還沒開始綁,你這來早啦!”“不早不早,現在不想好,到時就來不及了!”陳曉兵說完,目光又回到手中的圖紙,直到太陽都快落山了,他還在專心致志地琢磨著。

正是因為陳曉兵事先做了充足的準備,才給最終確定的用彈簧圈作為振搗棒引入通道的方法留足了預制時間,使其能夠與鋼筋同步綁扎就位。

陳曉兵日常琢磨出的成果在山東榮成***示范工程也得到了驗證。***示范工程核島墻體高達六米,兩米以下混凝土外觀良好,往上就容易出現蜂窩和麻面。一時間,項目技術員和工長都找不到問題原因。

項目部便向遠在霞浦的陳曉兵求助。陳曉兵到現場之后,在同事的協調和配合下,先是對核島內部進行了整體的了解,隨后便掛著安全帶,一項一項地檢查。當夜班人員的頭燈亮起的時候,陳曉兵終于找到了問題的癥結所在——布料管。

他把混凝土施工過程的每一步、每一環都拆解得非常透,仿佛親眼見過一樣。詳細了解情況后,陳曉兵進一步從施工技術準備、施工組織安排上又提出了許多非常有價值的意見和建議,特別是對混凝土原材料的把關、混凝土工實操技能培訓等做了針對性的改進和提升。經過現場驗證,陳曉兵的診斷精準,問題迎刃而解。

陳曉兵的身影總是會出現在全國各地的核電現場,解決各種混凝土問題,在他看來,一輩子只專心去鉆研一件事,就一定能做好。

人的一生大約有三萬多天,除去少不更事和雪鬢霜鬟的時光,便只剩下三分之二。從1997年起,陳曉兵把八千多天都獻給了祖國的核電建設事業,11座核電站,17臺機組施工,121萬方混凝土,陳曉兵前行的腳步從未停下。

“放炮灰”筑起“勞模路”

在霞浦示范快堆項目現場,有一條“勞模路”。

那是一條大約九米寬,百來米長的水泥路,是通往核島施工現場的必經之路。

幾個月之前,它還不是這個模樣,是陳曉兵幫它換了新裝。那是一條坑坑洼洼的土路,若是趕上下雨,黃土混著泥漿便會把路面占滿,打濕鞋子是常有的事,泥水深的地方有將近10厘米,一不小心鞋子就會陷進泥里去。

陳曉兵說:“一來霞浦我就看到這一段路了。聽大家講不好走,我就琢磨怎么弄一下。”陳曉兵觀察考慮了幾天,心里便有了底,他向核島施工分部建議利用“放炮灰”(混凝土澆筑完成后在泵管內殘留的混凝土)鋪平這段臨時道路。

2020年4月5日,鋪路作業正式開始。陳曉兵每天都把“放炮灰”親自送到施工現場,與工人師傅一起攤平、壓面、抹光。一個月之后,這條路就建成了。因為陳曉兵的勞模身份,大家私下叫這條路為“勞模路”。

“放炮灰”再利用,是陳曉兵一直在干的事兒。在田灣,他就多次利用“放炮灰”給現場硬化道路,讓坑坑洼洼、塵土飛揚的土路變得平坦寬敞。

有時候,陳曉兵也會用“放炮灰”預制路牙石、井蓋板、水池子等,僅此一項每年就為項目創造近15萬元的經濟效益。

陳曉兵樂于思考,善于鉆研,用廢舊鋼筋預制支撐模板的水泥塊,用廢舊膠合板加工洞口盒子,變廢為寶已經成為了陳曉兵工作和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做好傳幫帶 桃李遍現場

當問到陳曉兵在工作中有什么遺憾的時候,他低著頭,把目光落在了別處,想了一會兒,說道:“我挺舍不得霞浦的那些同事,我們很早就認識了,他們經常問我,什么時候能再回去呢!”說這些話的時候,陳曉兵的眼睛里多了許多柔情,就像躲在云里的太陽,少了鋒芒,卻不少溫暖。

2019年底,霞浦項目進入施工高峰期,現場急需經驗豐富的混凝土工長。

12月1日,接到調令的陳曉兵第一時間從田灣趕赴霞浦示范快堆項目支援救場。陳曉兵來到現場之后,細心的他很快就發現了影響施工進程的關鍵。項目上,新人占多數,經驗豐富、能力突出的混凝土骨干工人不多。他馬上找到項目領導:“咱們辦個培訓班吧,我來講,混凝土工不夠的問題咱得從根上解決。”

培訓班很快就辦了起來。陳曉兵作為培訓班的講師站在講臺前,平時話不多的他忽然變得滔滔不絕起來,對于工作的熱情,對于想把一件事做好的渴望,讓他變成了“話癆”。他講自己的從業經歷:“我名叫曉兵,但干混凝土是老兵了。”他講程序要求、操作要領、注意事項:“別小看我們的工作,混凝土是電站的防護墻,安不安全就掌握在大家手中。”

和他熟識的同事很是驚訝,原本一口如東腔的陳曉兵站在講臺上竟然也字正腔圓起來。

三個月的時間,“混凝土課堂”開講21場次,陳曉兵把幾十年積累的經驗傾囊相授,參培人員累計300余人次。

經過結業考試,霞浦土建施工分部更是很快新組建起了5個混凝土班,有效解決了現場混凝土工緊張的局面。陳曉兵堅持把“帶徒弟”作為自己的職責。一提起這事,陳曉兵的語氣中充滿自豪:“這些年跟我干過的有13人已經當上混凝土工長,47人當上混凝土班長。”

“剛參加工作時,就是陳工長手把手地教我,我打心眼里感謝他。”原來早在陳曉兵當班長時,李興輝就在他手下當混凝土工,如今他也早已成長為能獨當一面、經驗豐富的混凝土工長。

眼下,陳曉兵的“徒弟”們正在核電建設現場發揮著核心骨干作用,更是有王國建這樣的公司勞模“徒弟”跟隨中國核電出海的步伐,征戰海外參與中國出口核電站的建設。

心中的遺憾 眼里的光

在陳曉兵工作過的項目上,都流傳著這樣一句話:打不死的小強,累不倒的陳曉兵。

工作中的陳曉兵是一個典型的硬漢,背微微有點駝,安全帽底下是一張被陽光曬得黝黑的臉,每次談到工作的時候,目光都像被什么東西點燃了一樣,仿佛藏著用使不完的勁兒,唯獨談到家人朋友的時候,溫和的笑容才會綻放在他的臉上。

陳曉兵把大部分的時間都奉獻給了工作,有時候,甚至連他自己都忘了,除了是陳工長,是大家眼中熱心的陳哥之外,他也是父親,是兒子,是丈夫。陳曉兵說,他最大的遺憾就是陪伴家人的時間太少了,等退休以后,一定要開車帶妻子出去轉轉,去彌補曾經被忙碌耽誤了的時光。

其實陳曉兵心里很清楚,有些遺憾可以交給歲月去抹平,有些遺憾可以延后去彌補,但是也有一些遺憾只能深深地藏在心底,漸漸地變成夜深人靜時忍不住鉆進腦海的傷痛。

2012年11月,田灣核電站3號機組開工前夕,陳曉兵正組織模擬混凝土振搗,一陣電話鈴聲打斷了他的工作,那是遠在老家的妻子打來的。

妻子在電話的一頭哭得泣不成聲,他從妻子斷斷續續的話中聽懂了這個電話的內容:父親病了,很嚴重。陳曉兵覺得整個人一下子被抽空了,這些年來,他總是一個人在外東奔西走,每年也只有十幾天能陪在父母妻子身邊,雖然歲月已經推著他向前跑了二十幾年,可他陪伴父母妻子的日子,加在一起也只有半年多而已。

僅僅幾個月的陪伴,父母就老了,歲月染白了他們的頭發,皺紋也爬上了他們的臉頰。陳曉兵還依稀記得二十幾年前父母送他去儀征,站在村口朝他揮手的樣子。一轉眼,當初稚嫩的少年不見了,成為了核電混凝土施工的骨干。

可一轉眼,當初健壯的父母也不見了,他們被歲月壓彎了腰。陳曉兵帶著對父母的歉疚回到了老家,來到了父親治病的醫院,之前二十七年的時光一去不復返,眼下的時光再也不能被辜負,陳曉兵一刻不離地陪在了父親的身邊,一絲不茍地照顧著父親,偶爾他會眉飛色舞地談起工地上的事兒,父親也很樂意聽兒子說這些。

“曉兵,公家的事不能耽擱,快回去吧!”知子莫若父,父親從兒子的眼睛里看到了他對工作的牽掛。一個星期后,陳曉兵被父親“趕”回了項目。

回到現場,陳曉兵整理好情緒,又變回了那個“拼命三郎”。在他和項目部同事的努力下,12月27日,3號機組順利開工,但父親的病情卻越來越嚴重,四個月之后,陳曉兵接到父親辭世的噩耗,這個七尺男兒在父親靈前嚎啕大哭,長跪不起。

父親成就了陳曉兵一顆甘于奉獻的心,陳曉兵錯過了父親人生中最后的四個月。為了干好工作,陳曉兵錯過的東西著實不少,他錯過了對妻子的陪伴,錯過了女兒的第一次家長會,錯過了母親的生日。

總是有人問他:曉兵,你覺得值得么?“人這一輩子總要干點事證明自己沒白活!幾十年干核電,離不開了。”陳曉兵的回答總是輕描淡寫。其實這些年,不少同行單位向他拋出過“橄欖枝”,甚至開出他目前收入翻倍的優厚條件,他都婉言謝絕了。陳曉兵用專業和敬業詮釋了職責,感染著身邊的每一個人,正是這些核電建設者的辛勤與汗水,成就了大國重器堅如磐石的質量與安全。

而今,隨著全球核電再度迎來發展的“黃金檔”。在***示范工程項目進行混凝土作業班組改革的重要關頭,陳曉兵依然一如既往,主動請纓,肩負起混凝土施工“把關人”的重任。

接到獲評“全國勞模”消息的那天早上,陳曉兵正在去核電現場的路上。他抬起頭,一輪朝陽正從灑滿霞光的核島背后噴薄而出。

国产ts人妖赵恩静视频,国产ts人妖视频合集,国产ts系列粥粥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